股东知情权,你不知道的那些事

2020-03-15 16:47
58

#1   股东有权查阅公司董事会记录吗?

我国《公司法》第33条第1款规定了:“股东有权查阅、复制公司章程、股东会会议记录、董事会会议决议、监事会会议决议和财务会计报告。”第97条规定:“股东有权查阅公司章程、股东名册、公司债券存根、股东大会会议记录、董事会会议决议、监事会会议决议财务会   计报告,对公司的经营提出建议或者质询。”上述条款中均有股东有权查阅公司董事会会议决议的规定,但是,   

司法实践中,有的公司股东要求查阅董事会会议记录,对于股东是否享有这一权利存在不同的观点。2005年《公司法》修改过程中,曾有草案稿中规定了股份有限公司股东有权查阅董事会会议记录,但在正式公布的《公司法》中没有这一规定,无论有限责任公司抑或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有权查阅的只有董事会会议决议。

因此,股东无权查阅公司董事会会议记录,但有权查阅公司股东会会议记录。

#2 有限公司的股东能否复制公司的会计账簿?

《公司法》第33条第1款规定,股东有权查阅、复制公司章程、股东会会议记录、董事会会议决议、监事会会议决议和财务会计报告。第2款规定,股东可以要求查阅公司会计账簿。由此可能导致发生的问题是股东可否复制公司会计账簿。

对此,笔者律师团队总结了最近几年处理的股东知情权的案件,认为:股东不能复制公司会计账簿。首先,《公司法》第33条第1款和第2款的立法区分非常明显,立法者并未赋予股东复制公司会计账簿的权利。其次,与公司章程、股东会会议记录等相比,公司的会计账簿等直接关涉公司的商业秘密,如果该种信息外泄,将给公司造成不可挽回的巨大损失。

因此从平衡公司和股东利益出发,股东不可复制公司会计账簿。

然而,《公司法规定(四)》对这一问题作的规定含混笼统,其第7条第1款规定:“股东依据公司法第三十三条、第九十七条或者公司章程的规定起诉请求查阅或者复制公司特定文件材料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 第2款又规定;“公司有证据证明前款规定的原告在起诉时不具有公司股东资格的,人民法院应当驳回起诉,但原告有初步证据证明持股期间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请求依法查阅或者复制其持股期间的公司特定文件材料的除外。”从该两款规定看,似乎认可股东有权复制公司会计账簿。

笔者认为,这种规定无疑是对《公司法》第33条第1款和第 2款的立法区分作了模糊处理,而统一扩大解释为股东既有权查阅,也有复制。既然司法解释作出了这样的规定,司法实践中应当不折不扣地执行。

股东可以查阅,也可以复制公司会计账簿。

商务10.jpg



#3 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能否复制公司的会计账簿?

需要注意的是,《公司法》第97条没有赋予股份有限公司股东可以查阅公司会计账簿的权利,这是立法的一大疏漏。尽管法律要求股份有限公司尤其是上市公司,应当履行广泛的信息披露义务,但披露义务毕竟代替不了股东的知情权。譬如,当股东通过某种渠道,包括上市公司披露的财务会计报告,怀疑公司可能出现财务问题,并认为有必要对公司会计账簿进行查阅时,《公司法》却没有提供这样的渠道。按照《公司法》基本原则,立法应当赋予股份有限公司股东享有查阅公司会计账簿的权利。当然,比照前述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可以复制公司会计账簿的原则,股份有公司股东同样可以复制公司会计账簿。

#4   股东知情权的诉讼时效如何计算?

根据《民法总则》规定,诉讼时效从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受到损害之日起计算。如果公司未主动依照法律和章程规定向股东呈递或公开公司的经营信息,该等诉讼请求的诉讼时效起算点均从公司违反呈递或公开义务之日起算。对有限责任公司,应从公司章程规定的呈递日期届满之日起算,如公司章程未规定财务会计报告的呈递日期,则应解释为财务会计报告制作后的合理日期届满之日。这种情形的诉讼时效从公司怠于披露法定信息之日起计算。

对于股东依法请求查阅公司有关信息的权利,如果公司不当拒绝股东的查阅请求,则股东有权诉请公司允许其查阅有关文件,此时诉讼时效从公司拒绝股东查阅请求之日起算;如果股东未曾请求查阅,公司也谈不上拒绝其查阅,但股东发现公司存在可能损害其利益的某些情形,则股东有权请求公司允许其查阅有关文件,此时,诉讼时效从股东对其利益受损产生合理怀疑之日起算。该种情形的诉讼时效大致从股东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

#5 提出书面请求,说明查阅目的是股东知情权诉讼的前置程序吗?

通常,股东提起知情权诉讼,除了需具有股东资格外,还需要满足一定的程序要求。例如,依据美国特拉华州《普通公司法》第220条的规定,股东如果要行使查阅权,要满足一定条件:(1)有股东资格;(2)遵守查阅文件的形式和程序要求;(3)具有正当目的。股东调查公司内部不当行为属于正当目的,但是股东必须证明,通过优势证据形成衡平法院可信赖的基础,使衡平法院认为确实可能存在不当经营行为,需要进一步调查的。通常,股东应先向公司提出查阅要求,特拉华州《普通公司法》规定如果公司对股东的知情权要求在5个营业日不作答复,则股东可以到衡平法院要求取得令状,行使查阅权。

我国《公司法》第33条的规定是诉前必经程序,股东在诉前如果未向公司提出书面申请,未用尽公司内部救济,不能直接向法院起话,应当裁定驳回原告股东的起诉。